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站 > 孙黄专栏 > 亦师亦友 携手而进——黄兴与张继

亦师亦友 携手而进——黄兴与张继

辛亥革命网 2016-08-01 10:15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祝胜华 查看:
做为黄兴“最为投合”的战友张继,在辛亥革命的前前后后,曾倾心竭力协助黄兴创建华兴会、合组同盟会,谱写出张继一生最具光彩的华章。

  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先驱黄兴,曾有无数智勇可钦的战友。他们相互支持、团结奋战、累蹶累起、百折不挠,最终取得推翻帝制、创立共和这一功耀日月的不朽业绩。做为黄兴“最为投合”的战友张继,在辛亥革命的前前后后,曾倾心竭力协助黄兴创建华兴会、合组同盟会,谱写出张继一生最具光彩的华章。研究和肯定这段历史,不仅会帮助我们深刻认识黄兴“人乐为用”的伟大人格力量,而且对我们全面认识辛亥英烈人物,特别是了解张继这个在中国近代史上不应忽视的人物,实事求是地肯定他的历史功绩是大有益处的。

  (一)

  张继,字溥泉,河北沧县人,1882年生于一个有知识的家庭,他的父亲曾任保定莲池书院斋长。张继7岁入塾读书,16岁随父就读莲池书院。1899年赴日本留学,他东渡日本途经烟台时,看见日本人劫夺我国珍贵铜佛32尊装运上船运回日本,极为愤慨。当即与同行友人说道:“此我国耻也,义当雪之。并咏诗言志:“从君问道海之东,天步艰难诱我衷,此日指铜盟雪耻,他年归璧仗神工”。表现出中国青年强烈的民族主义精神、和爱国热忱。

  张继抵达日本后,在友人的资助下,先入东京善邻书院,后入早稻田大学学习政治经济。目睹清朝腐败,有着强烈的民族意识的张继,这时“专在图书馆翻阅该国维新时代中江笃介等所译之法兰西大革命、民约论等书,革命思想,沛然日滋”,萌发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要求。1901年,张继结识秦力山、日人下田歌予等,相约组织兴亚会,“主张中日两国同时革命,同建共和”,又与秦等创办《国民报》月刊,倡言革命、推翻专制。1902年,张继与秦毓鎏、叶澜、冯自由等在留学生中组织青年会,反对保皇。同年,还由秦力山介绍,在横滨结识孙中山和章太炎。

  也是这一年,黄兴也由国内选派公费赴日本东京,入弘文书院学习。早在国内即蓄志反清革命的黄兴,抵日本后更是经常地前往各留学生处联络,物色同志、宣传革命。黄兴豪迈恢宏的伟人气度、宽厚深沉的兄长索性对留日学生们很具吸引力。张继在与黄兴几次倾谈后.为之折服,很快就与黄兴熟悉起来。共同的革命目标,使他们情投意合,友谊贯彻始终。黄兴在几次较大的历史关头上,都得到张继倾心竭力的支持和协助,这绝不是偶然的事。

  (二)

  1903年,沙皇俄国拒绝遵约从我国东北三省撤兵,妄图达到长期占领的目的。消息传出,引起留日学生的极大义愤。黄兴、张继与钮永健、蓝天蔚等组织拒俄义勇队,准备开赴前线抗击俄国侵略者。但腐败的清政府畏敌如虎,害怕引起军事冲突,赶忙吁请日本政府迫令义勇队解散。因此,黄兴、张继等“师未出即见扼”,报国无门,欲悲无泪!不过,这次出师受阻也更坚定了黄、张等先进青年坚决反清的决心和信念。

  同年4月,清政府的留日学生监督姚文甫,在日本东京破坏留学生革命活动,迫害留学生,作恶多端,激起公愤。张继、邹容等怒而痛殴姚某,并剪掉姚文甫的发辫,悬梁示众。但不久,张继,邹容等受到清政府驻日公使的迫害,被逐回国。晚清末年的中国,各地学生风潮和反清活动风起云涌。张继和邹容从东京回到上海旨,适逢“爱国学社”成立。两人都住在爱国学社,和同住在学社内的章太炎、章士钊建立了友谊。四人时相往来,不久结拜为兄弟。张继还担任《苏报》参议,他们利用报纸,“太炎撰《驳康有为政见书》、威丹(即邹容)著《革命军》,大唱革命,《苏报》和之”。后“苏报案”发,章太炎被捕,邹容自行投案。张继等一边营救战友,一边与章士钊、苏曼殊、陈独秀等续办《国民日日报》。

  1903年秋末,张继在上海接受黄兴的邀请,抵长沙参与创建华兴会的活动。黄兴当时在长沙主持明德学堂速成师范班,他邀请了一批志同道合。富有献身精神的好友,以期共举革命大业。如“邀张溥泉(继)为历史教员,吴绶青(禄贞)、李小垣(书城)皆来湘小住”,“周震鳞(道腴)教地理、苏玄瑛(曼殊)教国文”在明德学堂,黄兴、张继等不仅利用讲堂,公开宣传反清、提倡变革。课余,他们更是频繁活动,串连同志,谋举起义。是年11月4日,黄兴和战友们利用给黄兴做生日酒的名义,秘密成立华兴会,一致推选黄兴为会长。参加会议的除黄兴、张继外,还有陈天华、吴禄贞、周震鳞等20余人。这批具有革命思想的知识分子决心以暴力革命手段,“直捣幽燕、驱除鞑虏”,结束清朝黑暗的专制统治。华兴会在黄兴的领导下,积极筹集经费、制造舆论、运动军队、策动会党,计划以湘省首义、雄据一省,期以各省纷起响应,一举“直捣幽燕”、建立共和。不料起义计划终因泄密而失败。

  长沙起义事发失败,不但使黄兴等精心谋划“湘省首义”的计划流产,而且即刻给黄兴带来性命之虞。清廷派出军警包围黄兴居宅,企图加害黄兴。在捕黄未得逞情况下,清廷更是借机大肆搜捕革命党人,悬重赏缉捕脱险的黄兴、宋教仁等。一时乌云压城,形势十分险迫,如何帮助黄兴安全脱险?成为当时最紧迫的问题,在战友们的精心安排下,张继、曹亚伯等怀揣手枪,冒充随班,将黄兴藏于一垂帘小轿之内,先转移到圣公会。然后,乘天黑由张继、周震鳞、曹亚伯等武装护卫,送上驶往汉口的轮船,到汉口后又换乘招商局之轮船江亨转赴上海。黄兴这次长沙遇险、脱险,张继忠心耿耿、随侍左右、临危不惧,终于化险为夷,为中国革命保存了一员叱咤风云的统帅,这一功劳实在不应埋没。

  到达上海后,黄兴、张继等虽经失败,但愈挫愈奋,决心“再集同志计大事”,更加紧张地谋划革命。曾做过清廷官员的万福华,即是在上海结识黄兴、张继后,更加坚定了反清意志。万因痛恨前广西巡抚王之春卖国,拔取张继手枪试图谋刺,但因防护严密未能成功,万福华因此被捕。黄兴、张继、章士钊等15人皆因牵连被拘,系狱四十余日,后在友人的大力营救下始得放出。出狱之后的黄兴和张继相继东渡日本,结伴同寓东京牛达区神乐坂旁。

  (三)

  在国内经受反清革命洗礼的张继,渡日本后声望大振,很快就被推举为留学生会总干事。不久,“沪上传闻,邹容惨死于上海租界狱中,系遭清吏毒毙。消息传到东京,引起留学生公愤”。4月20日在留学生会馆开会,决定在东京设立机关, 由黄兴主持调查事宜,派张溥泉往上海实地调查。因此,张继又匆匆赶回上海,实事求是地核查了邹容死因(受迫害但确系病亡),并亲手经办了这件被国人哀为“国殇”的丧事。事毕,张继劳累哀痛过甚,患上了危险性很大的肺炎,幸医治得法,很快痊愈,即返东京报告。张继如此风尘仆仆,“奔走数年,不遑宁处。虽颠连挫折,而士气未尝少馁”,这样的革命激情是可钦可敬的!

  1905年夏,孙中山自欧洲来到日本东京,急于寻求“杰出人物相助,经日本友人富崎寅藏介绍,黄兴带张继一人做陪,与孙中山首次晤面。孙、黄这次会晤,着重商谈了联合大计,决定联络全国革命志士,合组中国同盟会。就在这次会晤之后,黄兴还与张继等商议,决定召开留日学生欢迎孙逸仙大会。孙中山在欢迎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赢得留学生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为中国同盟会成立做了很好的舆论准备。

  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应时成立,孙中山众望所归,被推为同盟会总理,黄兴被指定为执行部庶务,实居协理地使。张继亦被推举担任同盟会本部司法部判事兼直隶省主盟人。嗣后,又任同盟会机关刊《民报》杂志发行人和编辑。张继为《民报》拟定六大宗旨,对同盟会纲领做了具体化宣传。

  戊戌变法之后,梁启超等流亡东京,先后创办《清议报》和《新民丛报》,宣扬君宪,鼓吹保皇。《民报》创刊后,张继等在孙黄的领导下,与梁启超所办的<新民丛报》展开论战。这场经年不息的论战有力抨击了康梁“君宪”谬论,使“留学生无和之者”。梁启超颇感窘迫,托人传话提出休战要求。但张继坚决支持黄兴“力持不可”的立场。1907年10月,梁启超又欲组“政闻社”,在东京锦辉馆召开成立大会。张继闻讯,率领一批同盟会员进入会场,“高呼‘马鹿’,群起相和,脱木屐扑之”,梁启超等狼狈逃走。给政闻社的成立泼了一盆冷水。

  此后,黄兴奔走国内外,联络同志、运动军队,组织起义、屡仆屡起,洒血两广,奠功武昌,终于推翻了中国两千余年建帝制的黑暗统治,开创了共和之路。张继也是劳碌不息,封赴东瀛,下南洋,走欧美,传播革命思想,反对清帝专制。1911年11月,张继由欧洲归国。时同盟会本部也自日本迁到南京,张被委任为同盟会交际部主任兼河北支部长。

  1913年,第一届国会成立,张当选为参议院议长。时袁世凯推行专制独裁,指使凶手杀害宋教仁,又签订2500万英镑大借款,准备对南方革命党人用兵。张继凛然屣弃议长南下,受孙中山、黄兴之命,与李烈钧一起在江西九江发动“二次革命”讨袁,失败后逃亡日本,随即去欧洲鼓动华侨反袁1914年,黄兴因患严重胃疾,曾一变赴美治病和考察,同时还广泛动员华侨,筹集经费,宣传反袁。张继也从欧洲赶到美国,听说黄兴正旅居费城,特专程前往拜访。他在黄兴处逗留了一个多星期,两人就国内外形势和团结讨袁等事.均做了广泛而深入的交谈。不久,张继又受黄兴之命,途经日本后返回国内参加护国运动,为挽救民主共和尽心竭力。

  (四)

  黄兴在其早期革命生涯中,有两件很具意义的大事。其一是在湖南长沙创建华兴会,其二是在日本东京与孙中山商组革命大同盟。这两件大事都有张继的积极参与和鼎力支持,这绝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它不但反映张继与黄兴两人间深厚的战友情谊,体现张继对黄兴的敬爱和支持,更充分地表明张、黄思想的一致性。正是这种思想上的默契,才产生了那反专制民主革命行动的高度协调与合作。华兴会是辛亥革命前影响较大的团体,它提出的政纲“驱除鞑虏、复兴中华”深合人民愿望。黄兴在筹谋成立之初,即从上海邀来张继参与相助。在华兴会成立大会上,张继也是核心人物之一。之后,黄兴决计发动长沙起义,委派各同志“分途行动。”黄兴本人坐镇长沙,奔走各地,“统筹全局,留在身边协助策划一切的就有张继。后因武装起义计划事泄失败,黄兴又在张继等护卫下得以顺利转移外地。华兴会的影响和播下的革命火种,对武昌起义后,湖南首先响应不能说没有关系。

  中国同盟会的成立,肇始于黄兴与孙中山两位伟人的精诚团结与合作,这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韵事件。张继作为黄兴当时的助手,参与了孙、黄首次会晤、恳谈,接着又参与筹备,并在同盟会成立大会上被推举为司法部判事兼直隶省主盟人,其贡献也是显而易见的。

  张继、黄兴自东京相识,其友谊得贯彻始终。他们这种“最为投合”的友谊基础,绝不限于排满反清这一狭隘的民族思想,而是基于反对专制、建立共和、倡行民主这一革命理想。正是在黄兴的影响和领导下,张继从一个粗具革命意识的青年,逐步成长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领导人。张、黄这种亦师亦友、携手而进的历史不仅折射出黄兴敦厚、雄健的英雄本色,也成为张继革命生涯中最具光彩的华章,使他得以青史留名。

  1916年,黄兴积劳成疾,英年中逝,噩耗传出,山河同悲。张继闻此消息,更是悲痛欲绝,他专从北京赶往湖南长沙参加葬礼,在黄兴墓地“低徊顾盼、不忍离开”,以滚滚的泪水和无尽的哀思,追忆这位长眠的师长和战友。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