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站 > 南社研究 > 新南社新在哪里

新南社新在哪里

辛亥革命网 2016-03-24 09:16 来源:团结报 作者:凌龙华 查看:
新南社成立于1923年10月,仅存一周年即消隐。犹如昙花一现、流星一耀。但意义与价值不可低估,更不容忽视。

新南社新在哪里

——浅谈新南社研究

  成立于苏州的南社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影响巨大的进步文化团体,研究方兴未艾,成就斐然。新南社继之而起,研究似乎还在唤起中。2013年苏州市吴江区政协与江苏省中国近现代史学会联合举办的“新南社九十周年纪念”研讨会,是一次尝试,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会长王飚先生称之为新南社研究的“历史上第一次”。

  新南社成立于1923年10月,仅存一周年即消隐。犹如昙花一现、流星一耀。但意义与价值不可低估,更不容忽视。

  首先,新南社是由南社“孵化”而来的。回放到历史的坐标系中,我们会清晰体会南社精神一脉相承:南社(1909)——新南社(1923)——南社纪念会(1935)。《新南社成立布告》开宗明义:“新南社的成立,是旧南社中一部分的旧朋友,和新文化运动中的一部分的新朋友,联合起来,共同组织的。”

  其次,新南社是南社发展的一次跃迁,闪现出强烈的时代光芒。大背景有国共合作、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潮交集。内因及根本原因则为南社分化、新文化运动冲击下的使命更新。因而,“新南社的精神,是鼓吹三民主义,提倡民众文学,而归结到社会主义的实行”(《新南社成立布告》)。

  至此,我们或可触及到新南社的特质——“新”。是与时俱进的新,是放眼世界的新,也是文化自觉的新。

  契机——应运而生。柳亚子在《新南社的始末》一文中写道:“南社的成立,是以中国同盟会为依归的;新南社的成立,则以行将改组的中国国民党为依归,在契机上可说是很巧妙的了。”叶楚伧起草的《新南社发起宣言》说:“南社的发起,在民族气节提倡的时代;新南社的孵化,在世界潮流引纳的时代。”旧的不再适应,新的必然兴起。万千契机,汇成一条,恰如亚子先生断语:“在1917年南社因内讧而停顿以后,接着,便是新文化运动蓬蓬勃勃掀天揭地的时代了。”新南社移师上海成立,以文代诗,不正应和着澎湃的时代潮音?

  宗旨——顺势而为。新南社是一颗灿烂的流星,流星是顺应规律、释放能量的。新南社最初提出的宗旨四条,归结起来两点:一输入,以开放的姿态放眼世界——“引纳新潮”,“提倡人类的气节”;一改造,以创新的方式弘扬传统——“整理国学”,“发挥民族的精神”。后又添加一条“指示人生高远的途径”,以人为本,不正点出了包括文化、文学在内的一切社会运动(活动)的出发点与归宿点?新南社的“新”,体现在新姿态、新眼界,进而新境界。观念上已走出狭隘的民族主义与浪漫主义,切近“理性”与“现代化”。

  影响——润物无声。从活动与显性作为上看,新南社仅于两年内举行三次聚餐会,仿佛无足轻重,随风而逝;但从发动与潜在的影响上看,新南社则不同凡响、意味深长。新南社由柳亚子一手发起,是南社在内忧外患作用下的一场“裂变”。尽管存在时间短,但润物无声,外延广泛。1936年在给曹聚仁的信中,柳亚子中肯总结:“无论如何,新南社对于南社,总是后来居上的。”联系前因后果,或许可以这样评论:新南社亮出了南社新文化的弄潮旗帜,是对激进的革命时代作出激进的革命反应。

  新南社研究,笔者偶涉皮毛。故,直觉有两重关系应引起重视:

  第一、新南社与南社。尽管柳亚子声明“新南社正式宣告成立以后,南社便已成为历史上的名词”(《南社纪略》),尽管有学者强调柳亚子的分界立场“1923年新南社成立之后的发展,就不再纳入南社历史范围”(林香伶《南社文学综论》),但新南社与南社的关系远不是简单的线性的。要历史地、发展地看问题,特别要看出新南社独特而亮丽的“新”来;当然,也要客观地、辩证地看到新南社在实践与坚持中的“短”与“率性而为”。

  至于新南社结局,柳亚子有这样的说明:“从第三次聚会以后,就没有举行聚会,新南社就此无形停顿了。因为我已直接参加中国国民党的斗争,无法再做外围工作。”新南社匿迹销声,并不说明柳亚子不作为。相反,这时期及这以后,柳是以直接的革命行动进一步扩大新南社的弄潮影响:在家乡创办一系列“新”字号报刊,参与成立以国民党左派为主,包括多名共产党员在内的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由此可见,新南社的隐形力量是存续的。

  第二、新南社的兴衰与柳亚子的性格。作为南社成立三大发起人之一暨新南社一手创立者,柳亚子的思想与性格值得深层次研究。郭沫若曾有这样的评价:“(柳亚子)是一位典型的诗人,有热烈的感情、豪华的才气、卓越的器识,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进步。”

  思想的激进,让柳亚子始终与时俱进且好多时候领先一步;性格的热烈与思想的领先一步,又让柳亚子不免且不时表现出知识分子的矛盾性——“自信而自负”“激情而牢骚”。

  在新南社成立前后,柳亚子已从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推进中,看到了世界的未来与中国的希望。1921年,自称“李宁(列宁)私淑子弟”;1924年,宣扬“独拜弥天马克思”;1929年,宣告“并世支那两列宁”,特注“两列宁”为孙中山、毛泽东。在《新南社成立布告》的结尾,诗人以澎湃激情喊出排山倒海式的口号:“新南社万岁!新中国万岁!新世界万岁!”所有这一切,鲜明昭示了柳亚子与新南社之间存在着的一个核心因子——新!看不到这“新”,我们可能没法体会柳亚子的与时俱进;看不到这“新”,我们更不会对流星一耀的新南社刮目相待。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