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站 > 纪念 > 民智书局《海军总长程君碑》考

民智书局《海军总长程君碑》考

辛亥革命网 2022-01-04 09:2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柳和城 查看:
上海民智书局创建于1921年7月,1922年11月民智书局出版的《海军总长程君碑》拓本颇为特殊,传奇人物,历史谜案,名家文笔,墓碑身世,交织在一起,更显得来历不凡。

  上海民智书局创建于1921年7月,翌年2月正式开幕,局址棋盘街90、91号,商务印书馆发行所斜对面。主持人林焕亭。该书局与国民党有很深的渊源,早期出版物中孙中山等著述的政治书籍占有很大比例。如孙中山著《建国方略》、《国民政府建国大纲》、《三民主义》与《孙中山讲演集》,戴季陶著《孙文主义之哲学的基础》,朱执信著《朱执信集》,周佛海著《中山先生思想概观》、蒋介石著《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等。后来还出版有邹鲁编的《中国国民党史稿》、胡汉民编的《总理全集》、《胡汉民言论集》,发行田桐主编的《太平杂志》,以及翻印过《革命军》、《血花集》、《陈天华集》、《天讨》等辛亥时期的革命文献。1922年11月民智书局出版的《海军总长程君碑》拓本颇为特殊,传奇人物,历史谜案,名家文笔,墓碑身世,交织在一起,更显得来历不凡。

程璧光像

《海军总长程君碑》封面

  程璧光其人其事

  程璧光(1861—1918),字恒启,号玉堂,广东香山人。1875年考入福州船政学堂学习航海驾驶。毕业后在“扬武”舰实习,先后任南洋水师炮船管带、福建水师学堂教习、广东水师“广甲”快船帮带等职。1894年5月,他率领广东水师 “广甲”等三舰往北洋会操。会操结束后,朝鲜局势渐趋紧张,程璧光上书李鸿章,请求留北洋备战。李鸿章采纳此议,于是广东三船编入北洋水师。随后,程璧光率舰参加了黄海大战,曾腹部中弹,血染内衣。战后,程璧光被革职回乡。其弟奎光,时任广东水师“镇涛”船管带,因与孙中山同乡关系,在广州加入兴中会。程璧光经孙中山及其弟劝说,亦答应入会。1895年10月,兴中会起义计划泄露,程逃至南洋槟榔屿。1896年,由李鸿章推荐,复供职于海军,历任兵舰管带、船政司司长、统领巡洋舰队等职。1911年曾率舰队出访美洲多国慰问华侨,为中国军舰远航至此始。北洋政府时期,程璧光一度任海军总长。1917年7月,程璧光受孙中山鼓励,率部分舰只举义南抵广州,并于次日发表海军护法宣言,史称护法舰队。9月10日,军政府成立,孙中山被选为大元帅,程璧光任海军总长。1918年2月26日,程璧光在广州街头遇刺身亡。

  程璧光被害至今是个谜。1918年5月,程氏家属将程璧光灵柩运抵上海安葬。报纸报道称:“本埠各团体拟定本月二十八日(即阴历四月十九日)下午二时,由法租界黄浦滩太古码头九号栈房前举殡。沿黄浦滩至外洋泾桥入爱多亚路,到西藏路过新闸桥,前往车袋角广肇山庄暂厝。本埠广肇公所、潮州会馆、各粤侨及广肇义务学堂全体学生等,均已议定于是日前往执绋,以尽乡谊。闻程君坟茔亦经其家属在上海张三桥附近觅得一块,拟于九月间安葬矣。”(《申报》1918年5月25日第10版)迎接灵柩抵沪及沿途各界公祭人数众多,十分隆重。1920年初下葬。程氏墓建于北四川路底天通庵路中国公立医院北面八字桥,当时属宝山县境内。中国公立医院创办于1910年,由一座私人园林改建而成,为上海著名的传染病医院。

  田桓书程氏墓碑

  1922年各界提议在墓前立碑,由章太炎撰写碑文,田桓(季苇)书写,苏州籍篆刻家黄鼎(慰萱)镌刻。碑额篆文“海军总长程君之碑”。

章炳麟撰、田桓书《海军总长程君碑》书影(部分)

  碑文记述了程璧光家世与早期经历,特别突出了程氏民国后建立的功勋:“黎公既践位,锐意完葺海军,知非君无可恃者。又时袁氏余孽犹在,举事数不如意,亦欲倚君为心膂,用自强,以是委任甚专。君既视事,尽罢前总统昏制,正身率物,日召诸将,以奢惰相戒,故是时诸部皆窳败,而海军事独起。”对程氏追随孙中山参加护法运动评价尤高:“先以海琛、应瑞奉孙公赴番禺,而自率葆怿及前外交总长唐绍仪,以七舰从之而南。当是时,刘冠雄及海军上将萨镇冰,数以无线电阻海军南行凡五六至。卒不能动。八月,君部七舰抵番禺,自是两院议员来赴者几百人。”提到程璧光被暗杀一事,碑文写道,“(民国)七年二月,始议改建军政府,以政务总裁易元帅,孙公尚持重久,亦不能违众议。议未定,广东人欲以君为督,而君由是殇也。”话语虽则含蓄,但字里行间孙、程之间存在分歧明眼人不难看出。碑文写程被害经过云:“初海军治所在海珠,地迫狭。君时时屏导从出游,或戒以自重者。会易督议起,飞书狎至,君皆不省。二十六日暮,以事乘小艇渡江及岸,贼突至,举铳击之,中肋穿胸,遂卒。年六十。护法诸省闻之,知与不知皆失声恸。军府及广东将吏以令购贼,竟不能得。”碑文对程璧光的操守品格也给予高度评价:“君临变俶傥有大节。而处官廉,虽至辅政,未尝增服器。”

  程案有广西军阀陆荣廷指使说,有广州元帅府朱执信指使说,莫衷一是,成为历史谜案。但研究者倾向于后一种说法。总之,程是民国初暗杀政治和党派内斗的牺牲品。《申报》1923年7月9日《程璧光碑昨日到沪竖立在天通庵路》的报道云:“为前海军总长程璧光在宝山建立墓碑,早志前报。其文二千余字,乃章炳麟所撰,田桓所书并篆额,可称双璧。此碑久已刻成,因程公子耀楠在粤,须待其来申,相地竖立,故迟至昨日,始由苏州运到上海北四川路底天通庵路中国公立医院北面八字桥程氏墓地。适褚辅成、杭辛斋、田桐、陈去病、朱梁任、周佩箴等多人在沪,乃偕往程墓参观。由程耀楠招待一切。在左近陈焕之耕读园休息游览。其碑连额高丈余,宽五尺,字方寸余,两面分刊。上海书坊已有缩印本,销售颇多云。”缩印本即民智书局版田桓书《海军总长程君碑》。封面柏文蔚题签。扉页印有“碑高八尺,两面刻字,寸二见方,影印缩小”字样。开本18×30cm,全书41页。作者章炳麟不用多介绍,人们十分熟悉。田桓,湖北蕲春人,与兄长田桐均为辛亥革命元老,二位先后担任过孙中山秘书,又都是著名书画家。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田桓除担任过几次闲职外,大多靠鬻字卖画为生,1949年后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程璧光碑是他30岁时的书法作品,堪称其隶书代表作。

  74年后工地惊现墓碑

  1921年,广州政府曾在海珠石建立一座程璧光铜像,底座为纪念碑,有碑文。沧海桑田,现今广州的程氏铜像已换成了工人像。那么,上海的程氏坟茔与墓碑今安在?

  闸北八字桥原是座木桥,却处于交通要道,兵家必争之地。木桥毁于1932年“一·二八”事变。八字桥地区正是当时中日两军激战的战场。日军企图通过八字桥包抄北火车站,曾三次占领八字桥,均被中国军队夺回。日机狂轰滥炸之下,包括中国公立医院、陈焕文耕读园在内的民房、工厂成为一片废墟。记者在战地采访中曾写道:“八字桥两军相持月余,几无一完整房屋,沿途断垣焦土烬物堆积如阜。”程氏坟茔与墓碑荡然无存。八字桥1934年重建,成为钢筋水泥结构的大桥。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闸北八字桥地区再次沦为战场,周围建筑又经历了一场浩劫。程氏墓碑与程璧光的名字一样,早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74年后程氏墓碑却奇迹般地惊现于闸北一工地!

  周学尚,安徽黄山市林业局一位技术员,在上海从事林木移植养护工作。2005年10月,周在共和新路2999号工地发现一块大墓碑。《新民晚报》记者闻讯赶到现场,并通知了市历史博物馆。几经周折,大墓碑终于在同年12月13日收归国有。经考证,碑主即民国海军总长程璧光,墓碑具有重要历史价值。2006年1月,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杭侃馆长向发现此碑的周学尚颁发奖状及奖金。当时东方网有报道。共和新路2999号(弄)现为静安区明园森林都市滴翠苑居民小区,距离八字桥并不近,如此高大沉重的墓碑为何“搬家”、怎样移动,也许又是一个历史之谜。程碑现藏于上海市历史博物馆。

  民智书局出版的《海军总长程君碑》拓本已快百年,存世者恐怕稀若晨星。作为碑主传奇人生与墓碑奇特经历的见证物,更值得我们珍惜。

  2021年6月于上海浦东明丰花园北窗下

  (载2021年8月23日《藏书报》)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